点我注册

酷片放送 - 2004-04-16

《十二国记》1:酷片全攻略

中岛阳子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她常常在夜里做相似的梦,关于一个遥远世界的梦。在梦中,她总是看见一片无边无垠的大海,海水在静谧的夜里泛着幽蓝的光泽,在水中央的石头上蹲着一个长得像人猿的生物。这个生物总是对她邪恶的笑着,仿佛要把她诱惑到黑暗的深渊中。她同时还看见一些奇异的景象:凶禽穿过阴郁的天空,荒凉大地上猛兽残害着生灵,还有一把不知道来历的宝剑在梦中若隐若现。有一次她甚至梦见一个金发男孩对她说:“你的身上有血的味道”。这些神奇而完全不同于她所在的世界的景象,令阳子感到困惑和焦虑。她试图向身边的人讲述她的梦,可是却没有人对她的梦感兴趣。

阳子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孩。在学校,她是模范生还是班长,和班上的同学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家里,她是听话的乖乖女。她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总是放弃自己的想法去迎合别人,别人的一句赞扬或者批评都会令她惶恐不安。她害怕引人注目害怕异于常人,甚至为自己那一头天生的红头发感到羞耻。因为她认为,被别人误会她染红头发会让她的父母觉得没有面子。

杉本是阳子的同学,她孤僻而沉默,班上的同学都孤立她。阳子希望和杉本成为朋友,却遭到了杉本冷漠的拒绝,这令阳子感到难受。不久,阳子发现自己暗恋的对象浅野竟然和杉本在交往。性格柔弱,不敢正视自己感情的阳子,所能做的也仅仅是闷闷不乐地自言自语。

阳子就这样唯唯诺诺的生活着。虽然她因此得到了普遍的肯定,但是她的内心并不快乐。就像在城市中生活的大多数人,阳子在规则和习惯的重压之下,过着重复而乏味的生活。

直到一天傍晚,坐在教室座位上发呆的阳子,突然感觉到从身后吹来了异样的风。她转过头去,看见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金发男子。她从这个男子身上感觉到了来自遥远世界的神秘气息,这气息似曾相识但又令她感到恐惧。她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谁?”那个男子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而只是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说:“是你。我终于找到了。”
阳子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什么时候进入教室的,事实上教室里的其他人也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那个男子接着说:“请跟我一起走吧。”他拉起阳子的手说:“没有时间了,这里很危险。让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个时候,阳子和其他的同学都不明白他所说的危险是什么。阳子挣脱了那个男子的手,惊慌地后退了几步。金发男子却突然跪在她脚下说:“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从此以后,不离御前,不韪诏命,誓约忠诚!”
阳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那个男子说:“请您说我准许。”这是恳求,更是命令,阳子在男子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威慑力,不由自主的说出了“我准许。”

这个金发男子就是景麒。他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一种叫做麒麟的神兽。
在这部动画所讲述的故事中,天帝重新创造了这个世界,把中间的国家称为黄海,以蓬山为中心,让西王母加以管理。同时创造了另外12个国家,他给每个国家分配了王,发给他们一根有三个果实的树枝。这三个果实一个化为“国家”象征着法律制度,一个化为“国土”象征着百姓,而第三个则化为了“玉座”代表着仁道,即指麒麟。
在这个创世神话中,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中儒、法等诸子百家思想的影响。麒麟是天帝创造的神兽,会说人话,能变人形,雄为麒,雌为麟。它们在篷山出生,长大到一定年龄就按照“天”的旨意选择王。王的身上有“王气”,当麒麟遇到合适人选的时候,它们就会根据感觉到的“王气”,选出国家的王。选择了王之后,它们成为辅佐王的“台辅”,在国家中拥有除王以外的最高权力。同时,麒麟也是一种带有悲剧性的生灵,他们拥有至高的神力但是却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忠诚于王,但是却往往陷入对这忠诚的迷惘之中。作为麒麟,它们甚至不能拥有人类的感情。

景麒是十二国之一的庆国的台辅,他曾在许多年以前选择了一个商人的女儿成为庆国的王,这就是予王。后来,予王对景麒的迷恋,导致了她的失道,妖魔出现,天降罪于麒麟,景麒病倒,危在旦夕,予王为了挽救景麒的生命只好自杀。庆国再次陷入了没有王的混乱之中。
景麒在异世界中几经寻觅,始终没有找到王的合适人选,后来在雁国麒麟六太――也就是阳子在梦里看见的那个金发男孩――的指引下来到日本,寻找阳子。他看见阳子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王气”,所以他说“是你。我终于找到了。”麒麟只能对王低头,阳子正是景麒要找的王,所以他才可以跪在她脚下说出誓言。阳子在景麒的恳求之下说出了“我准许”三个字。这实际上意味着她已经答应成为庆国的王,同时也将要承担起与这个高贵身份相称的重责。只是此时的阳子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而景麒也没有时间向他解释。

与此同时,试图破坏景麒计划另立伪王的人,已经派了许多妖魔跟踪景麒而来。景麒意识到了这一点,决定强行把阳子带回,再详细给她解释。然而妖魔还是赶到了,阳子的同学和老师都受到了伤害。为了避免伤及无辜,阳子决定和景麒合作。
他们跑上屋顶,意外的发现浅野和杉木也在那里。面对前来攻击的妖魔,景麒派出他驯服的使令骠骑和妖魔搏斗。所谓“使令”,就是一种被麒麟驯服的妖魔。当他们觉得麒麟比他们强大的时候,他们就和麒麟达成协议,从此以后为麒麟所驱使,但麒麟死后它们将以麒麟的身躯为食,以增强自己的法力。景麒同时还交给阳子一把“水禺刀”,水禺刀只有王可以驾驭。
使令骠骑渐处下风,景麒敦促阳子拔刀与妖魔战斗,但胆小的阳子却在慌乱中把刀扔了出去。直到后来景麒召出另一个无形的使令“冗佑”,令它进入阳子的身体之后,阳子才在“冗佑”的作用之下,不由自主地挥剑杀死了妖魔。
目睹了面前发生的一切、对异世界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和野心的杉本,也请求景麒带她到异世界去。此时,“蚀”即将发生。这是一种自然现象,发生“蚀”的时候,被卷入虚海漂流的人,可能到达异世界。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于是,阳子、杉本和浅野都通过蚀到达了异世界。

在到达异世界的途中,阳子、杉本和浅野三人遭到妖魔攻击而失散。阳子从空中跌入茫茫的黑夜,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前面是一片带着神奇色彩的大海,海水仿佛被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支配着,形成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漩涡。置身于荒凉恐怖的陌生世界,阳子感到了恐惧和孤独。

她漫无目的的行走,意外的发现了一个村落,便欣喜前往。但是她看到的景象异常凋敝,村民称她为“海客”,对她充满了仇恨,认为正是她这样的“海客”把他们的土地搞得乱七八糟,是带来灾难的不祥之物。
阳子被村民们用绳子绑上,押往里府关押。摔倒在地的阳子,在微弱的光线中,发现黑暗中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竟然是杉木。可是,杉木却没有认出她来,阳子从杉木手里的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痛苦地发现自己的容貌已经发生了变化。
此刻的杉本对将要开始的新生活充满了野心,她认为景麒要找的主人不应该是软弱的阳子,而应该是她。不管杉本怎么想,各种迹象表明阳子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除了容貌变得和当地人相似以外,阳子还能听懂当地人的语言,而杉本却不能。
阳子和杉本被带去见被称为“闾胥”的地方官,从闾胥口中,她们得知此地并不是“中国”,她们所在的地方是“巧国”境内的“配浪”。同时,她们还得知,她们生活的国家“日本”,在这里的人看来,远在虚海东边的尽处。

与此同时,与阳子、杉本失散的浅野,却在使令的带领下找到了景麒,并且目睹了景麒被人往身上泼上鲜血,恢复成麒麟模样的过程。
血使得景麒变得非常虚弱,终于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这个时候,从森林中走来了另外一只麒麟,用角上的咒语封印了景麒的角。从日本来的浅野不知道这个事件背后潜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也不知道景麒陷入的危险境地,只是被这个奇异的场面吓坏了,拔腿就跑。

杉本和阳子在被押往县城的途中,得知将面临“囚禁”甚至“死刑”的处罚,不禁为自己的命运担忧起来。这时候,她们又听说当地人抓到了另外一个“海客”,要和她们一起押往县城。接着,二人发现另外一个“海客”竟然是浅野。
毕竟前途未卜,意外的重逢很快就被忧虑代替。正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类似于婴儿啼哭的声音,但这并不是婴儿的声音,实际上,他们正被一群妖魔追赶,眼看就要被妖魔追上了。在这紧要关头,阳子绝望地呼唤景麒现身相救。可是,景麒真的会出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