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注册

小菲论剑 - 2004-10-25

动物变人:《小菲论剑》超级变身系列

人类常自诩为万灵之首,认为天地万物都是为自己而生,那么就有问题产生了,既然人类的地位如此高贵,那到底有多少动物想变成人类,享受一下被众生敬仰的感觉呢?如果你是一只猫,你愿意变成人吗?你愿意放弃慵懒且自由自在的生活,走进残酷的现实社会吗?你愿意离开会供养你一生的主人,走上一条未知的道路吗?宠物肯定愿意继续它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但野生动物呢?

首先提出反对意见的是狸猫,他们才不想变成人类呢,但他们又不得不变身成人类的样子,因为他们要和人类战斗,把人类赶出他们的家园,这就是宫崎骏和高畑(tian)勳(xun)两位动画大师联手为我们上演的《平成狸合战》。说起狸猫变身成人的故事,在日本可是数不胜数,就算在中国也有剥皮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传统的狸猫变身方法是拿一片叶子遮住脸,然后“嘭”的一闪,变身就完成了。《平成狸合战》里的狸猫变身可没有这么简单,他们变身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思想一不集中就会露出马脚。在狸猫们千奇百怪的变身过程中,宫崎骏笔下的美好理想和高畑勳笔下的悲凉现实完美结合在了一起。你既看到了狸猫华丽且充满想象力的变身,也看到了他们变成人类后靠偷垃圾来养活自己后代的悲惨情景。狸猫的变身是迫不得已的,因为不变身,他们就只能面对冰冷的陷阱和钢筋水泥筑造的森林,在强大、骄傲的人类面前,动物只能变化求生,狸猫们曾天真地以为靠变身就能打败人类,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他们才了解到人类的可怕,最后不得不发出绝望的悲号:“如果不想灭亡就请变成人类吧!”其实,宫崎骏和高畑勳想用狸猫的变身来表达的东西决不仅限于动物与人类的关系,这部看似是环保主题的作品却与卡夫卡的《变形记》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蕴含着作者对整个人类世界的反思。

狸猫的变身是如此的不情愿,下一位主角可是巴不得快点变成人类呢。他就是迪斯尼动画片《美女与野兽》中那只著名的野兽,这位原籍法国的童话人物在移民好莱坞后,摇身一变成为世界级影星,在迪斯尼众多世界顶级美工的精心装扮下,穿着白衬衫,身披燕尾服,以一副标准绅士形象出场了,你就算把眼睛看瞎,也看不出他哪里像野兽。按说一只野兽你扮酷扮成这样也该知足了吧,可他偏不,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完美,他毅然决然地爱上了美女贝尔,因为只有学会了如何去爱别人,他才能变身成人类。这是仙女给他下的魔咒,其实只要学会去爱就行了,至于爱谁倒没有硬性规定。但在童话和迪斯尼的双重规则之下,他只能去爱美女,要是他爱上只恐龙什么的,就甭想在好莱坞混了。当然,我们的野兽先生很识时务,他按照导演要求完成了好莱坞式的变身,成为了一名完美的帅哥,迪斯尼也靠着之前的《小美人鱼》和这部影片东山再起,重新回到了美国动画片的王座之上。

在两位功勋卓著的前辈面前,我们的最后一位变身者——小乔巴当然不敢妄自尊大,他瑟瑟索索地告诉我们:“我变身完全出于个人原因。”原来,乔巴是误食了尾田荣一郎为他特制的恶魔果实才会变身成人的。乔巴还说:“我原本是只蓝鼻头的小驯鹿,但是我的驯鹿伙伴们都认为蓝色的鼻子是不祥的象征,把我赶出了驯鹿群。可我怎么也想不通,蓝色的鼻子有什么不好,加入路飞海贼团之后,无数的读者给我写信,都说想掐一下我湿漉漉的小蓝鼻头,尾田荣一郎也是看上我这一点才让我吃恶魔果实的。尾田告诉我说,编辑总是骂他的画稿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帅哥,吸引不了女性读者,但他又不想去画那些九头身的怪物,只好来找我,想用毛茸茸的小驯鹿来代替那些帅哥,我当时又无处可去,就答应了他。于是他用恶魔果实把我变成了一个小学生身材背着双肩书包的驯鹿人,我嫌这样还不够可爱,就偷着研制了兰波球,吃了它我就能变成一个真正的大毛球了,当然我最可爱的小脑袋还是会露在外面。据说以我的毛球形象制作的大抱枕和毛绒玩具都特别畅销,所以别看我长得不够帅,但我会变身,而且越变越可爱,呵呵呵。”

这些动漫界的变身明星虽然变身方式各不相同,变身的初衷也有很大差异,但在他们那些眩目的表演背后,有同一只大手在操控着他们,那就是无所不在的商业之手。被贴上宫崎骏作品标签的《平成狸合战》,它的导演,原作和剧本都是由已故动漫大师高畑勳一人负责的,宫崎骏只是负责企划,仔细看看就会发现,无论狸猫们怎么变化,也逃不出人类的手掌心,这和宫崎骏天马行空,自由自在的幻想风格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这也是《平成狸合战》在商业上无法超越龙猫的原因所在,高畑勳的悲凉注定无法让人们在影院里享受快乐的时光,而他的逝世也让人们无缘再见两位大师的完美合作,狸猫的变身竟然变成了绝唱。另一部动物变人的影片《美女与野兽》,其命运就比狸猫好了很多,因为迪斯尼在商业上费尽了心机,他们当时坚信只要把孩子拉进电影院,家长肯定会跟着一起送钱来,于是他们把野兽变人的过程拍成纯粹的童话,至于童话中可挖掘的人性部分,小孩子看不懂,他们就不去管了。《美女与野兽》的巨大成功使迪斯尼至今仍在沿用动画片低龄化这一运作模式,同时也使他们的影片缺乏新意与内涵,结果使美国动画的王座被梦工场抢了去。而乔巴的变身更是尾田荣一郎向商业洪流妥协的明显信号,当然,这位漫画鬼才不会轻易认输,可爱的乔巴身上处处体现着尾田的潜台词:“不就是可爱吗?我画这种东西还不容易。”

总之,动物变人是新世纪的潮流,君不见,过去那些青面獠牙的大反派,一个个都跟《美女与野兽》里的野兽一样,摇身一变成为万人迷的大帅哥。动物,怪物之流想要在动漫界生存,不变是不行的,要么变可爱,要么变帅,没有第三条路可走。